玩死的都是路子,玩不死的才是思維:也從常旅客界的一些bug談起

大家都知道,在常旅客界,無論是機票還是酒店都存在各式各樣的Bug——本質上其實是程序員或者相關人員在操作時的失誤,卻成為了眼疾手快的常旅客們的一大“羊毛”來源。

比如說,最近香港航空出了一個北美部分城市到亞洲部分城市的往返商務艙的bug價(術語叫Error Fare),本來是五六千美金的往返票由於漏打了第一位只需要六七百美金。結果香港航空出人意料的很大方的承認(術語叫honour)了價格。同樣,經常也會有些酒店的房間出現bug價,當然承不承認這個就看最終酒店厚不厚道了。

又比如說,在使用某些里程兌換機票的時候,一些目的地被錯分了區域,從而導致相關航線的所需里程遠少於本來(按正確區域劃分時)所需里程。一個最近比較鮮活的例子當屬北美牧羊場上發出的Aeroplan的一個系統bug:加拿大的大部分機場的IATA代碼都是Y打頭的(比如多倫多YYZ/溫哥華YVR),而基於此特點,土耳其某小鎮Bursa【機場代碼YEI】在Aeroplan系統裡(哎,粗心的加拿大人啊。。)被錯誤識別為加拿大某城市。故而,從YEI到北美的里程兌換(單程經濟/商務需要37.5/75K里程)實際上只需要花本身北美區域內兌換的里程數(單程經濟/商務需要12.5/25K里程),從而大大節約了本來需要的北美和歐洲之間的里程要求。

這些系統漏洞,隨著曝光之後,或早或晚都會被相關工作人員發現並且最終補上,也就是所謂的“路子見光死”。很多後來者哀嘆“逝者如斯夫,上車晚了”,也有很多既得益者感嘆“路子死了,沒得玩了”。

當然,本身bug確實只是bug,系統漏洞而已,揭示答案以後總會讓人覺得就沒懸念了。然而在航空里程玩法裡,bug有時候會成為一些不錯的點綴,為一些思維應用提供更多的選擇。因而,我們除了初級班和中級班的系列系統課程之外,不定期開一節精品課,專門講航空或者酒店的最極限玩法。

就在我們在幾個月前的雙博士精品課1.0版本里,已經提到過北美-中國之間的商務艙如果利用航線bug可以把里程要求降低一半以上。當然,出於對講課嚴謹性的考慮,我們從原理推導到實際飛行測試,一個沒有落下,所有我們能考慮到的的相關細節都做了完善準備。為此,我專門繞道回國,JFK-PEK做肉測……(若不是出​​於教學需要,我是能不繞道絕不繞道的)。

本身你如果並沒有玩通航空里程,眼裡一個bug就是一條捷徑,走的人多了自然也沒了。然而我們的精品課1.0僅僅只是把它當做一個例子來講,去驗證一些核心的結論。就像當年的達美7500玩法,很多人覺得就是只有達美可以這麼玩,還有很多人以為達美7500就是所謂的“甩尾”,故而隨著里程規則的調整,這些人以為達美7500就像一個bug一樣,死了就死了。

然而聽了精品課1.0的學員都知道,達美7500死不死,對於我們有沒有的玩,並沒有多大影響。用一句話概括就是“其身雖死,其神猶在”。我們真正想在精品課里傳達的,是嚴密的邏輯推理和大膽猜想、小心求證的里程玩法思維。

本文標題:《玩死的都是路子,玩不死的才是思維:也從常旅客界的一些bug談起》,本文鏈接:http://www.ffppedia.com/detail/625.html